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红运十一选五走势图1OO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問仙幾許 >第三百二十五章 金銀墓(一)

第三百二十五章 金銀墓(一)

小說:問仙幾許| 作者:紫月逸| 類別:仙俠武俠

在進入第一墓時,墓門上寫著‘金銀’二個古篆大字。

張一凡以為墓穴中真如項允禛所述里面都是金銀珠寶,但是當他真正進入其中時,卻發現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金銀墓非常大,宛如迷宮一般,有著非常多的不足三丈方房間,每個房間中布置著類似祭壇的布置。

祭壇上按照布置有十塊銀色石頭和一塊金色石頭。

“原本以為這里面全部是金銀,想不到竟然是這些東西,想必那項允禛會失望了?!閉乓環餐叛矍暗慕鶘鴕氖返?。

“應該是那些凡人看到的與我們現在進入的墓穴有些出入吧。這兩種石頭分別是金硝石和銀斑石,乃是兩種含有一定金銀的金屬性靈礦,經過冶煉的話,也是可以提煉出一點金銀出來的,但是含量很。這兩種石頭想必是有其他作用,而且這祭壇也很怪異,似乎是某種陣法的一部分?!蔽饣抖邢腹鄄燜鬧艿幕肪澈蟮?。

“你這些都是陣法的一部分?”張一凡吃驚的問道。

他們先前一路搜尋,發現的房間少也有數百間了,這還是只是他們搜尋的一角,更遑論還未搜尋的地方。

不過除此之外,他們并未發現其他的東西。

“妹也只是猜測,并沒有實際的證據?!蔽饣抖縭檔?。

“這金銀墓中什么都沒有,不知怎么才能進入第二墓?!閉乓環燦行┙辜鋇牡?。

張一凡有些焦急的原因是因為他在這里并沒用發現父親的任何線索,關心則亂,讓他現在無法完全冷靜下來,這種情緒從他一進入陵墓中便產生了,如何也無法壓制住。

他一想到自己與父親分別已有六十年,很有可能見到父親的時候有可能是一具枯骨甚至是一只沒有任何意識的僵尸,便感到有些莫名的情緒,似悲傷更似無助。

他感覺自己已經夠堅強了,但此時此刻仍有些不無接受至親之人死在他面前。

許蓮蓉,陳大年,張松蒲夫婦,張三兒等人死去的畫面牢牢印刻在他腦海里,雖然過去了數十年,但卻記憶深刻,稍微一想便浮現在眼前,如此真牽

對于父親,張一凡知道前因后果之后早就不記恨了,有的只是深深的想念,他很想再見父親一面,想傾述衷腸,告訴他這些年他的遭遇。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下歸途。父親要是真不在了,他就真成了在世上無根的孤寡之人。

想到這里,張一凡不由得有些沉默。

雖然修仙者不戀凡世,逆求長生求大自在,但面對父母,張一凡心中始終是有一處地方的。這也是他來這里的目的,無論結果如何,他都要給自己一個交代。

所以無論父親是什么樣的情況,他都要找到父親的蹤跡。

“張兄,這座陵墓很大,我們也自是探查了一部分,連其他人都沒有碰到。我們已經在繪制這陵墓的輿圖,相信用不了多久,妹就可以看出這陵墓的布置了,到時候應該會有一些發現?!蔽饣抖乓環擦秤薪辜敝?,神情郁郁,于是開口道。

“多謝仙子?!?p>三人繼續探索,因為要制作輿圖,而且吳歡兒對于每一處類似祭壇的地方都不放過觀察,再加上在這墓穴中神識只能離體很短的一段距離,所以三人探索的速度不快。

轟??!轟??!

“張兄,前面似乎有修士斗法?”吳歡兒聲道。

“嗯,我們隱藏蹤跡先去那邊看下?!閉乓環菜婧蠹萊雋宋逍杏白偕?,將三人行跡隱藏起來,隨后慢慢靠近。

在一座大廳內,其中一個修士與另外三名修士正在激烈的斗法。

其中兩名修士圍攻那名修士,另外一名修士則與兩名童尸斗在一起,一時難解難分。

三人都蒙著面,張一凡并不清楚他們的身份。

當張一凡發現那修士運轉的功法和那兩名童尸模樣時,立刻就將那名修士認出來了,確認是郭重陽無疑。

“吳仙子,被圍攻的那人是在下好友,不好旁觀不管的,你幫我壓下陣?!閉乓環睬納暈饣抖?。

“好的,張兄盡管去,妹看情況也會出手的?!蔽饣抖閫酚Φ?。

隨后她好奇的看向張一凡的口中所的好友,此人金丹初期修為,但實力非常不錯,雖然被兩名金丹期修士圍攻,其中一人還是金丹中期修士,但依舊應對的游刃有余。

另外那兩具銅尸雖然只是六級銅尸,但卻非常靈活,配合得當,雖然被那金丹期修士壓制,但依舊能夠纏住金丹期修士,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

這絕對非一般的煉尸,倒是有些像傳聞中的通玄靈尸。

這讓吳歡兒吃驚不,不禁對張一凡越發的好奇起來,對方的好友似乎都非常不凡,無論是先前的宇文策還是眼前的修士實力都非同可。

吳歡兒感覺到這些修士雖然斗的火熱,但卻都沒有出全力,顯然都留有余力。

雖然先前那名修士對自己毫不掩飾殺意,但張一凡顯然沒有在這里對付那三饒意思,他也看出四人并沒有死斗。

張一凡直接出現,祭出四件烈金槍,朝圍攻郭重陽的其中一名金丹期修士攻去。

突然見修士攻擊,三人嚇了一條,直接拉開距離,郭重陽見張一凡出現,也暫時收手,雙方就此分開對峙。

“諸位,這陵墓本就詭異,何不停手一起探尋?”張一凡將法器一收,從容道,絲毫沒有覺得自己只是假丹期修為。

見有修士插手,三人紛紛側目,仔細打量來者何人。此時吳歡兒與許蓮芙在遠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