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红运十一选五走势图1OO > 小說 >媚尊天下 >第六三六章 題寫牌匾和對聯

第六三六章 題寫牌匾和對聯

小說:媚尊天下| 作者:云書塵| 類別:其他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媚尊天下?妙筆閣()”查找最新章節!

聽了穆千媚的話,其他幾人都默默點頭,表示聽明白了。

翡翠聽完之后,其實也還是沒有完全理解,不過,大體上已經明白,她也就不再繼續問了。

穆千媚解釋完,看看天色不早,就開口說道:

“好了,這些規章制度方面的問題暫時就先這樣定下,以后有什么新的想法,再隨時補充即可?!?p>“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們就去對聽雪樓總部及聽雪書院的建筑進行驗收,并題寫部分空白的匾額和對聯?!?p>眾人這才各自進屋休息。

第三天天剛亮,穆千媚就帶著柳亭風幾人一起到聽雪樓總部,遠遠的就能看到,那里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昔日的翠云山,不過是一片荒山野嶺,如今卻林立著一棟棟亭臺樓閣,一座座廊橋水榭,古色古香的樓宇,雕梁畫棟,金碧輝煌,顯得非常的宏偉大氣,又精巧別致。

梅花山莊流出來的溪水,就從山腳下流過,遠遠看去,聽雪樓總部依山傍水,既有山的粗獷,又有水的柔情。

山門已經建好,聳立在山腳下,門頭上的“聽雪樓”三個字倒是已經刻好,那是之前穆千媚就親自題寫好的,山門兩邊還配著一副對聯——

“云底翠山氣磅礴,樓前風月自春秋?!?p>穆千媚的字,既大氣磅礴,又不失娟秀之美,令人一看,賞心悅目中還頓生幾分熱血與豪情。

站在山門外,文蘭公子贊嘆道:

“姐姐寫的字就是漂亮,以后我也要學寫字,最好也能寫得像姐姐寫的這么漂亮就好了?!?p>穆千媚笑著說道:

“既然要練,就要練好,每個人的字體都不一樣,你不必想著寫像我的,有自己的特色才是最好的?!?p>白芊芊接口道:

“我們這些人里,也就亭風寫的字還可以,其他的都差得太遠,等聽雪書院開學后,我們也去學習!”

虎王苦著臉說道:

“去學習寫字呀?我看還是算了吧!打打殺殺的我可以,去學那詩詞書畫什么的,那豈不是要老命了嗎?”

翡翠也附和道:

“我也不想學,真的好難,之前小姐教我算數,那個還勉強接受,可是那些詩詞對聯之類的,我完全聽不懂什么意思??!”

白芊芊想了想,皺眉說道:

“你們即將要成為一堂之主了,以后少不了要經??幢鶉順噬俠吹氖槊婊惚?,或者各類信息,若是不識字,或者一知半解,誤解了其中的意思,豈不是要誤了大事嗎?”

柳亭風也深以為然的說道:

“是啊,就算自己不寫詩詞文章,可是讀懂還是應該能做到才行,若是自己看不懂,豈不是會被手下之人看輕了?到那時,你們如何服眾呢?”

虎王撓了撓頭,喃喃說道:

“公子說的也很有道理,若是有什么書面的文字給我們,我們讀不懂意思,就不能傳達給下面的人,若是誤解了其中的意思,后果就更嚴重了,說不定會朝著相反的方向去執行……嗯,那樣確實不行?!?p>自語完畢后,他就看向穆千媚說道:

“小姐,那我還是也去學習學習吧,多認識一些字總沒壞處?!?p>穆千媚尚未回答,翡翠就搶著問道:

“小姐,我……我不學那什么詩詞文章之類的東西,我就學數學可以嗎?反正我會算賬就行?!?p>一看就知道,這兩人都是不想學習的,可是,穆千媚卻言語鄭重的說道:

“之前你買多少也學了一些常用的字,現在基本上都能寫出自己的名字了,可是,這確實不夠,不僅要學會讀懂,而且還要學會簡單的書寫,不然,當有一天你們人在外面,有很機密而又重要的事情需要匯報,那時你們怎么辦呢?”

虎王稍作思索就回答道:

“我們不是要招收弟子嗎?到那時,讓值得信任的人執筆就好了?!?p>冰藍再次忍不住開口說道:

“若是你一個人被困在一個危險的地方,身邊沒有任何人,你自己又不會寫,豈不是只能等死了!”

虎王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你猜等死呢?我……我肯定會想辦法求助的?!?p>冰藍不屑的說道:

“你都不會寫字,身邊有沒有任何人在,你怎么求救呢?”

虎王這才不情不愿的回答道:

“我學,我也去聽雪書院學習讀書寫字去,我不信別人都能學會,我怎么可能學不會呢?”

白芊芊看向翡翠問道:

“翡翠你呢?你若是不會寫字,我感覺你這個堂主肯定也會當得很辛苦,我勸你也還是一起去學習吧!”

翡翠嘟著個小嘴說道:

“白姐姐說得有道理,我自然也要去學的,既然王虎都能學會,那我肯定也能學會吧!”

她也不自覺的就把自己放在和虎王一個等級的位置上了。

這時,穆千媚才緩緩的說道:

“是應該要學習學習,其實心里也不必有太大壓力,順其自然的去學習就好,就像玩一樣,工作中有空的時候,就隨時隨地的自己學習,積少成多,日積月累,一年之后就會完全不一樣了?!?p>兩人自然是點頭同意了。

這時,虎王看向文蘭公子說道:

“小不點,到時候你可要多幫助一下我,你聰明,學生們都快?!?p>文蘭公子笑呵呵的說道:

“互相幫助,互相幫助,到時候我們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問問姐姐??!”

幾人一邊說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