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红运十一选五走势图1OO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魔棲梧桐 >276章 彼此克星,良師益友

276章 彼此克星,良師益友

小說:魔棲梧桐| 作者:在下酒盅| 類別:玄幻奇幻

最新網址:www.mianhuatang.cc????身為天下正道中最先鋒的宗門之一,樊鳴眾僧當下下定的決心,手中不斷翻訣,觀音印變換不斷,并打出一道道奇異的力量,期間夾雜著恐怖的音波,不停的朝著桐牧疾馳而去,那小孩的力量太過詭異,不禁讓他想到了星月魔神一脈方才有的摘星神術,也唯有此術方能讓他這般心悸。

這……

是因為那個地方的歷代教主都是他這一脈的克星!

玄乞心中掠過這一念頭,旋即靈力再度鼓脹,凝聚而成的音韻之力,在和音大陣大加持上再度提升,并在對方兩次揮拳的間隙快速打出。

瞬間!

天地間再出一道雷鳴的音,此刻的玄乞如雷神下凡,打出的力量萬里轟鳴,秋雷陣陣,雄渾磅礴的力量竟看的遠處的弄琴都有些癡了,她微微一笑,看向前方的戰場自言自語道,“想不到這臭小子行藏境實力逼得梵鳴首徒,佛門第一天才耗費百壽元,施展雷音歸海,這小子……”

嗷~!嗷~!

玄乞接連暴喝,整個孤山上的石土終于開始劇烈的顫動一些較低的山峰,開始逐漸向孤山的方向靠攏,大陣大音波蕩漾在周遭的山野之間,卷起山野林木萬千,磅礴的靈氣自隱秘的山川地脈奔涌而來,好似百川歸海一般,被他吸收而去。

但見他目呲欲裂,渾身血管鼓脹,仿佛下一刻要爆開一樣,汗毛孔中滲畜成片成片的血,已經在體表形成血痂,樣子十分可惡。

梵音!

祭天曲!

玄乞雙手大開大合,每一次開河間便是天地,呼吸一次便有滾滾靈氣化作一道道美麗的五彩斑斕的彩虹,跳躍著進入其面前凝聚出的微型喇叭之中。

短短數息間之間,周遭方圓百里的便失去了靈性,被抽干靈氣的山脈不久后便會變成一片荒蕪。

然而,那古青色的喇叭,也在這一刻進一步壓縮,竟然變成了一根五彩斑斕的笛子,蘊含著玄乞百年壽元,不計其數的,梵鳴僧侶心血和磅礴天地靈氣的笛子!

這神鬼莫測的笛子自然不是用來吹奏,而是一把硬撼敵人的武器,被它砸中,并不掉進誅仙臺差多少。

桐牧依舊淡定地看著前方男子,眼中抹過了一厲色,而后腳尖輕輕一點,入弓箭般彈射出去。

嗖!

漫天音韻在桐牧飛起的一刻!

消失殆??!

而剛剛凝聚起來的七彩佛笛,在這一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流逝著威能,那奇怪的感覺,好似神話一般。

音韻竟好像聽桐牧話一般,朝著他飄了過去。

這是什么速度?

怎么這么可怕?

他在吸收音韻嗎?!

他的右手又是怎么回事,為什么能將我音之規則吸納,莫非他的右手中有仙帝寶器?

很很多僧侶見到這樣的場景,驚訝中帶著絕望,看向玄乞的表情凝重起來,怔怔無語。

桐牧身影騰挪,不長時間便將七彩佛笛上的音韻吸入摘星空間大半,佛笛針也瞬間暗淡了許多。

但見他眼中殺意凜然,雙手高舉,向前呈現下劈狀,接著一道可怕的銀白色弧線仿仿佛自九天傾斜而下,

古曦云掌,千山碎月!

桐牧大喝一聲,雙手如刀般從天空劈下,一股剛猛霸道的力量,自手刀刀鋒之處劈砍而出,狠狠的切在玄乞拼勁全力舉起的佛笛上!

以桐木如今的實力,動用古曦云掌最終式,恐怖的實力,尋常八階強者都要歷時被切成兩半,玄乞是幸運的,他是九階強者,又是道心最為堅定的神音師,故而只是斷裂佛笛。

“螞蟻緣槐不自量,七彩佛寶已毀,你投降吧!”桐牧冷酷的說。

玄乞望著那縱貫天地的銀白刀鋒,那彌漫于霸道力量之下的恐怖氣息,一股絕望之情油然而生。

他微微蠕動著嘴唇,用近乎癡狂的聲音呢喃道:“姑蘇霸九的刀,花曦魔神的勁,星月共主的魂,天地兩儀的氣,你究竟是何等的天運之人!”雖然絕望,但他依舊勉強自己站直,雙手依舊從大陣中抽離出恐怖的力量,并以一種難以想象的角度彎曲了身體,將斷掉的佛笛從自己的兩側肋骨狠恨的插入其中,而完成這一動作的代價就是孤山上的僧侶們大量的力竭暴斃。

轟!

又是一次對撞,二人身后的無數山野,瞬間化成粉末,飛灰彌漫雨空,還活著的人咬牙站起,瞇著眼睛認真地在灰塵中尋找,想要看到這兩位傳奇天才之間的戰爭究竟花落誰家。

此役過后,即便是輸!

桐牧依舊傲立天下!

依舊會在整個梧桐大陸的傳說中流傳數百年之久!

因為這個孩子以十五歲的年紀,當場突破兩個大境界,藏天地于身,以術武兩道通才的強大實力,對抗梵鳴第一天才,大須彌玄乞,逼得對方先后兩次動用和音大陣,耗兩百年壽元,方才成功。

自古英雄出少年,玄乞的身影終于被眾人發現,此時的他渾身鮮血,身上的骨頭沒有一處不是斷裂的。

而昏黃斑駁的殘垣只見,一個少年對站起再度令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桐牧滿臉微笑,一抹鮮紅殘陽,自他的肩胛骨噴涌而出,那是血的顏色。

“小鬼,你真的讓我感到驚訝,我玄乞乃佛教最強涅槃根,三歲吟誦佛語,五歲便入夢見佛陀,不到百年時間,我便成為了佛最年輕的大沙彌,是梵天四島最為耀眼的星星,可你僅與我對視了一眼,便跨大境界將術武兩道突破到了五階的層次,在我看來,你若不是天之驕子,便有太古天魔庇佑!年輕僧侶苦笑,看向桐牧道眼神無比復雜,繼續道:

“單憑這一點你,就比我優秀的多,我愿意稱你為最強!”

桐牧有些意外,看向此人的眼神變得有些猶豫,道:“意思是不打了?”

僧侶聞言微笑,搖頭道:“佛門以普渡眾生為樂,你這樣的天才,我殺不得,也沒能力殺,繼續打下去死的那個必然是我,不過這并不令我感到難過,我享受我們之間的戰斗,而且……”

玄乞,忽然朝著自己的胸前摸去,將脖子上掛著的古樸念珠直接拉斷,無數顆名貴的舍利子噼里啪啦的沿著他的脖頸方向掉落在地上,而他的臉色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由鮮紅變得慘白,再然后面容以摧枯拉朽的姿態迅速老化,不出半刻鐘便垂垂老矣。

梵音釋迦!

一眼萬載!

玄乞冷冽的聲音,響徹整片天地,而隨著他的斷喝,天地間竟出現一顆金色的大鐘,其上雕梁畫棟美輪美奐,除刻著佛家幾位廢飛升大世的形象外,還畫著著地下世界那些陰暗恐怖的鬼魅之物,古鐘之上,似有余音繞梁,神秘無比!

梵音鐘!

竟然是梵音鐘!

僥幸活下來的人在古鐘神光的照耀下接連突破。

“你居然引來了梵音鐘,據說從古至今除了龍血釋迦,不曾有人走到這一程度!‘

沉默良久的歐耶淵目光灼灼的看向玄乞,昏黃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現了驚訝的神色。

遠處的弄琴也終于趕走了睡意,饒有興致的看著天空中精芒四射的寶器,嘴角掛上了迷人的微笑。

“月神教現任教主桐牧,愿稱你為佛門最強!”桐牧看著那巨鐘,恍惚間,忽然想將自己的真實身份告知對方。

“哈哈哈,你的存在讓我找到了涅槃根的意義,我也不會吝嗇于將梵音之秘分享與你,待你成長起來后,便是我的對手,到時候希望你不要哭鼻子!”玄乞哈哈一笑,道:“我的涅槃過程,需要強者的鮮血,而你,不錯!”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