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红运十一选五走势图1OO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至尊不朽系統 >第七百九十章:高家左家,上第四層

第七百九十章:高家左家,上第四層

小說:至尊不朽系統| 作者:天空有云| 類別:玄幻奇幻

最新網址:www.mianhuatang.cc????原來并不是對方在放暗器,而是自己用力太足,用巴掌扇爆了那左家弟子的腦袋,并且連神魂都未逃出,來了個魂飛魄散!

“這也太不經打了吧!還踏馬神尊一轉,泡沫做的吧!”

江空滿臉不屑,絲毫沒有殺人后的惶恐和不安,反而不解恨的再使勁踢上兩腳,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

此時剩下的兩人徹底被震懾住了,眼前發生了什么?兩人似乎有點沒明白過來。

“死了嗎?”

兩人直勾勾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左家弟子,那空洞的腦袋,鼓圓的雙眼,大如肥豬的臉,似乎已經看不出半點人樣。

“的確是死了!”

兩人同時一顫,身子控制不住直接倒退兩步,隨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渾身酸軟,爬不起來。

這兩人一向是養尊處優,哪里經歷過此種血腥場面。

當然,就算是血腥,也是他們尋求刺激,加諸于別人頭上,在他們自己身上,還從未發生過。

“怎么,剛剛的囂張哪里去了,你們不是牛B嗎?再起來牛一個給我看看!”

江空滿臉盡是春天般的微笑,走到那高家弟子面前,蹲下身子,輕輕的拍了拍對方的臉。

他的確拍得很輕,生怕稍不注意,再次拍爆了此子的腦袋,那就沒法玩了。

“你……你不要過來,快……快走開,我父親是高家家主高路長,你敢動我一根毫毛,我父親不會饒恕你的?!?p>原本這小子是極為害怕,但一說到自己父親,頓時強硬起來,話也說得更加順溜了。

“你老子高路長是吧!他是什么境界?”江空臉上笑容消失,故意裝作害怕的模樣,眼眸中卻是帶著一絲戲謔之意。

“我的父親可是至尊二轉,還是一家之主,擁有毀天滅地之力,你剛剛嚇著我了,趕緊讓你那兩個女人來給我壓壓驚,然后再跪地認錯,不然的話……!”

“不然怎樣?”

江空眼神一冷,直直的盯著那超級大傻B。

他就有點不懂了,如此一個大家族子弟,堂堂家主之子,居然會蠢到如此境界,連他都有點不理解了。

“呃,這……這,我……!”

感受到江空眼中那股殺意,那小子也有點心虛,開始支支吾吾,再也說不出威脅的話來。

“呵呵!”

江空輕聲一笑,隨即站了起來,瞬間抬起一腳,對準那傻叉的臉狠狠一踏,然后使勁猛踩。

“草擬奶奶得,還敢威脅老子,真不知道你老爹當初怎么將你這樣的大傻叉給制造了出來,簡直在丟人類的臉,給高等動物抹黑!”

江空極度憤怒,他最恨這種人,拿著雞毛當令箭,認為人人都要怕他。

殊不知在這混沌界,只有自己的實力才是真,其他人,哪怕是你父親,也不可能永遠?;つ?,就比如現在。

哪怕你父親是至尊二轉強者,一族之最,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但是他還是不能保全你的性命。

那小子被踩,頓時痛得連話都說不出來,雙眼噙著淚花,他實在想不明白,難道眼前之人不怕死,還是根本就沒聽過自己老爹之名?

挨上幾腳,江空在憤怒之下力道又重,早已痛得他死去活來,就連嘴中牙齒也被踩斷幾顆,鮮血流淌出來,糊得滿臉都是,看起來更是慘不忍睹。

“嗚嗚……你膽敢如此對我,我父親是不會饒過你的!”

“不饒過我是吧?那今天我就先不饒過你!”

江空眼神一股殺意迸射,手中無盡狂刀再次閃現,單手提刀,隨后高高舉起。

“不……不要,你不能殺我……!”

被無盡狂刀的刀光照眼,隨即一股寒意襲上心田。

剎那間,那傻叉頓時知道江空可不是跟他開玩笑的,立馬被嚇得屁滾尿流,一道熱氣升騰,打濕了他的褲子。

一股刺鼻的尿稍味撲鼻而來,讓江空更是厭惡至極,趕緊一刀揮出,隨即飛快后退。

“噗嗤!”

一刀而出,寒光并閃,火紅的鮮血噴濺而出,宛如打開的水龍頭,射出數米之遠。

“怎么,你想逃?”

此時,就還剩下最后一位木霸公子,這小子腦袋倒是不笨,趁江空收拾那高家弟子之時,他開始不著痕跡的向通往二樓的階梯爬去。

只是他的一舉一動早在江空的掌控之中,豈能讓他輕易逃走。

“不不不,這位大爺,我錯了,我不該對您不敬,我該死,我真誠的向你道歉,向您的女人道歉,我有錯,我悔過……!”

這木霸可是不笨,知道自己不是江空的對手,又不怕威脅,而且此人還更是一個狠角色,隨時都可能取了自己性命。

現在唯一的生機便是乖乖認錯,好漢不吃眼前虧,等自己安全了,那必定要送此人下地獄。

要知道此人可是手段毒辣,先后斬殺仙華城兩大絕頂勢力的嫡系弟子,只要自己將實情相報,豈有不能報仇之理。

他可不認為,眼前小子能與仙華城的兩大絕頂勢力抗衡。

“你這小子倒是識時務,好吧!今天我就放你離去,不過給我帶一句話給你老爹!”

“大爺認識我爹?”

“嘿嘿,聽說過,你爹是木威吧!”

“對對對,不知大爺要我帶什么話,您放心,我一定一字不差的轉述給我爹?!?p>“那好,你就告訴他,讓他把脖子洗干凈,我一月之內就會去??!”

“啥……?”

“怎么?沒聽清楚!”

江空眼神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