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红运十一选五走势图1OO > 個性小說 > 青春小說 >時光不負已微涼 >第245章下島了

第245章下島了

小說:時光不負已微涼| 作者:鳳九天| 類別:青春

傍晚的花鳥島格外醉人,越珊和任泉并肩坐在一塊較平整的大礁石上,雙雙看著夜幕下深藍色的海面。

不一會兒,越珊低下頭,雙手交握向前使勁伸了伸,身子左右搖晃著問道:“阿泉哥,我們什么時候能回去啦?”

任泉回應道:“唉,你能在這待十來天也不容易,據我的小道消息,解禁的時間是明天中午十二點之后?!彼低晁峙ね房聰蟶砼曰巫漚諾腦繳?,探究的笑問:“珊珊,怎么這里不好嗎?風景美麗的世外桃源,還不會被流感傳染多好!”

越珊神情嚴肅,堅定的說:“阿泉哥,你不知道有句話么,金窩銀窩不容自家的窩。這里在好又不是我的,我始終是要離開對吧?”

任泉感慨般的說:“說的不錯,珊珊你長大了!這次流感又趕上禁捕,雖然時間待的有點長,權當是度假好了!”

越珊仰頭望著夜幕下的海天,撇撇嘴:“還度假呢!我這次被你害慘啦!他們參加宴會我只能干看著。這次阿杰哥也去了,我和菲兒都不在,他竟然邀請小晴做女伴?真是太令我意外了,阿杰哥肯定是讓小晴替我和菲兒!這是太可惜啦!”

她啰啰嗦嗦的說了一大堆發泄的話,聽得任泉心驚肉跳,倪杰跟上官晴之間的事,他是比較清楚的,可是他不能說。明知道越珊是單戀,倪杰怎么婉拒她,她都裝看不見,總是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這就是貴女的矯情!

一陣海風吹過,越珊終于停止話頭,縮了縮肩,任泉很自然的脫下大衣披在越珊身上。越珊側著身體拒絕:“你自己穿著啦!我不太冷的?!彼禱凹浯蛄爍讎縑?,她愣了,這還是自打嘴巴呢!再一回頭便與任泉含笑的眼對上,他什么眼神?含情脈脈?

越珊慌亂的移開目光,起身躍下礁石,因為動作過猛,一腳踩到下面隱在細沙里的硬物,腳一歪向外滑去。她為了掩飾,嘴里還說著:“咱們該回去啦--?。崩床患昂艟?,啊的一聲就出事了。

任泉雖然已退役,警惕性與反應力還是在的,當越珊以為自己要橫躺進海里的時候,任泉出手了!越珊沒看見他用什么手法將她抱在懷里的,但身體有了依靠的越珊,心卻安靜下來,她嗅到一種清爽的沐浴香,很舒服很好聞,怎么有點想靠近他的感覺,不行!你喜歡的是倪杰?,你想腳踏兩條船嗎?

任泉抱著她,一手抓起大衣繞過礁石,到了平坦的沙地上。越珊松開被她蹂躪的不像話的毛尼西裝,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阿泉哥-我自己走!”

“確定,自己可以?”任泉問道,眼里滿含戲謔的神情。

越珊裝模作樣的大聲說:“當然,我試試啦!萬一不行,再用你嘛!”

“好!”任泉干脆的說了個字,便聽話的將她小心放下,越珊腳一碰到沙子上,疼!她立刻跳了起來,接著就往地上摔下去。

任泉又一次閃身接住越珊,嘿嘿一笑:“珊珊,你考驗的怎么樣了?”

“不怎么樣啦!”越珊十分尷尬的扯著嘴角,眼里閃著流彩,無恥的說:“這才哪到哪啊,你能像孫猴子一樣經歷九九八十一難嗎?不行的話那就算”啦字沒出來,任泉已經抱著她往地上一坐,他這一動作,越珊的啦字被卡沒了,本能的反應是雙手緊緊抱著任泉,低聲驚呼:“任泉!你干嗎?嚇死我啦!”

“別怕,等我把你的腳弄好,坐著休息一會再走?!比穩ゾ縊目⊙?,在月色的輝映下變得更加柔和起來。任泉的大手指腹間略有薄繭,他動作很輕的脫了越珊崴了左腳的鞋子。手掌帶著溫度在越珊的腳踝處揉按,口里道:“珊珊,有點疼,你忍一忍”

任泉手一碰,越珊就喊了起來:“疼,阿泉哥,真的好疼,你別動,可能傷了骨頭,我要上醫院.....”越珊疼的額頭上冷汗直冒。脫鞋的時候,她是忍著沒喊出來,現在她是忍不了。大小姐脾氣一上來就動手,拳頭毫不客氣,雨點般捶在任泉的后背。越珊使了前身力氣,她腳上越疼,手上就越用力,口里亂七八糟的罵著。

任泉停了手,望著遠處藍白房子隱在沉沉的暮色里,若有所思,輕輕的低喃著:“珊珊,我給你講一個故事?”

越珊也停了手,賭氣道:“不聽!不聽,不聽!”

“我不動你的腳,就只給你講個故事就走?!比穩髁戀難劾锫凍黿器锏墓餉?,閃過即逝,聲音悅耳帶有欺騙性的語言,令越珊放松了警惕。

“真的?不許騙我?”越珊看了看腳謹慎的問,她突然有些害怕跟任泉走的太近,回去怎么面對喜歡的倪杰?其實她的腳并未傷到筋骨,只是舊傷復發加上又崴了腳而已。

“騙你我是小狗!走,給你找個蔽風的地方?!??任泉說罷單臂抱著越珊站起來,一只手拎著外面的長大衣,找了一處背風的巖石下,將長大衣鋪在地上,把越珊輕輕放在上面。

越珊看著任泉在脫毛尼西裝,邊喊了起來:“喂喂喂!?你又脫衣服?想干嗎?”隨著話音,衣服搭在了越珊的肩上。越珊神情一滯,失神的看著任泉席地而坐在自己腳邊,開始講故事。

“我剛進特警隊那會兒才二十二,大學還沒畢業.....”越珊耳中任泉帶著滄桑感的語調,開始講述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越珊茫然地想,任泉為什么對她這么好?又是做飯,又是洗衣服的照顧她,她在島上的這些日子,幾乎把吃貨、躺神、覺師...全部包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