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红运十一选五走势图1OO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異能重生種田養夫樣樣行 >第307章:曹家命案

第307章:曹家命案

小說:異能重生種田養夫樣樣行| 作者:趙夢穎| 類別:古裝言情

“恩,就是四大家族?!幣茲懷靖叛饈退擔骸吧瞎偌?,軒轅家,李家,鳳家,并稱我國的四大家族?!?p>“上官家,軒轅家,李家,鳳家?!彼檔婪錛業氖焙蜆叛捻由亮松?,她沒記錯的話,她親娘姓鳳吧?

也不知道和這鳳家有沒有關系。

“就是他們,上官軒就是上官家的,上官家的人都是官身,但是除了家主之外的人品級都是不能夠超過三品的?!幣茲懷舅?。

古瑤挑了挑眉,“你都是從哪里知道的?”這家伙不是和自己一樣都是在易家村長大的嘛!

易然塵笑了笑,“我打聽來的呀,我和你說,香滿樓的軒轅少爺,就是那四大家族之一的軒轅家的嫡子,未來的家主?!?p>古瑤點頭,軒轅丘是嫡子,是未來的家主她倒是知道的,“那其他的呢,李家和鳳家呢?”

“另外兩家??!”易然塵眉頭皺了皺,“這兩家的消息比較少,尤其是李家,據說已經避世了?!?p>“倒是那鳳家?!幣茲懷拘α誦?,“鳳家是四大家族里面誰都不愿意得罪的,你知道為什么嗎?”

古瑤沒好氣的踢了易然塵一腳,“快說,少吊我胃口?!?p>易然塵笑了笑,“因為鳳家專出皇后,所以其他三大家族都不愿意得罪鳳家,畢竟,在位的皇帝可能是從鳳家人的肚子里面爬出來的?!?p>“更何況,現如今的皇后娘娘就是鳳家的人?!彼檔秸飫鏌茲懷靜壞貌桓刑?,“也不知道這鳳家的女人怎么就這么能呢?!?p>古瑤笑了笑,“能不能我不知道,我們現在還是先說說這上官軒的事情吧!”畢竟現在就眼前的事情最重要了。

“對?!幣茲懷舅禱卣?,“就在昨天,有個家里面是開酒樓的想討好上官大人來著,就請對方去了花樓喝酒?!?p>“沒想到這一喝就喝出事情來了,上官大人氣呼呼的離開了花樓,然后以賄賂罪將那酒樓老板給抓起來了?!?p>古瑤摸了摸下巴,“這樣啊,看來這上官大人還是一個正直為民的好官了?”想來是那酒樓老板在喝花酒的時候給銀子了。

易然塵點了點頭,“應該是的,不過我沒有看見過他,因此也不好下結論?!彼婕蔥α誦?,“不過你之前的擔心可以放一放了?!?p>“只要我們沒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想必那位上官大人是不會找我們的麻煩的?!?p>“恩恩?!憊叛懔說閫?。

此時的縣衙里面,古瑤和易然塵口中的上官軒正在查看陵縣這么多年的記錄在案的案子呢!

都是一些陳年舊案,有些是劉展已經破解了的,有些是還沒有的。

“大人,看來這劉展還真的是個不錯的人才??!”開口的是上官軒身邊的親信,名叫劉成。

長相十分的魁梧,也算是上官軒的保鏢吧!

畢竟上官軒作為一個文官,那可是一點功夫都不會的。

上官軒此時還穿著縣令的官服,翻看著手中的案卷,嘴角微微上揚,“確實,他雖然在這陵縣時間尚短,但是能力確實出眾,不虧是當年的狀元??!”

好幾年前的案子都破了不少,更何況,還有一些十幾年前的懸案都被他給破了呢!

“要不是他當年得罪了人,也不至于到現在依舊官職九品了?!繃醭篩刑玖艘瘓?,隨即想到自家大人現在的處境。

“大人,要屬下說,您就是性子太好了,明明得罪四皇子的是大少爺,可偏偏卻是您被下放?!?p>“大少爺不就是仗著自己有家主護著嘛,可您也是家主的親兒子呀,怎么就不見家主護著您呢!”

上官軒臉上的笑容一收,看著劉成,臉上帶著一絲沉默,許久道:“劉成,你這些話在我面前說說也就算了,在外面可千萬不能說?!?p>“大人,屬下就是替大人抱不平?!繃醭燒嫻氖切撓脅桓恃?!

這么些年在上官府里面,他就看不懂了,明明都是嫡子,怎么差別就這么大呢!

他家大人憑著自己的本事考上了狀元,家主不夸獎就算了,居然還怪大人考了狀元,讓大少爺沒了面子。

大少爺自己不努力,為什么要他家大人給他面子??!

以前每次都是這樣,只要大人比大少爺出色,就會引起家主的不滿。

家主怎么就不想想,大少爺根本就是扶不起的阿斗。

怎么請名師都是沒有用的。

現在還連累他家大人被下放,來到這么一個小地方。

明明憑著大人的本事就該在京城里面大放光彩的。

都怪大少爺。

“行了?!弊魑約旱那仔?,上官軒怎么可能不會不知道劉成心里面在想些什么,“我們反正都已經來到這里了,那就好好的為老百姓做事情吧!”

“大人您就是性子太好?!繃醭舌潔熗艘瘓?。

上官軒搖了搖頭,“時間不早了,走吧,去吃晚飯吧?!?p>“恩?!繃醭閃Ω?。

陵縣目前最大的新鮮事,就是新縣令上任了,這段時間大家閑談的時候說的都是這個新縣令。

有人見過的,就說,這縣令長得怎么怎么好看,不愧是當官的,吃官家飯的,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樣。

沒見過的,就說,誰知道這縣令是好的還是壞的呢,他那一身的好皮囊,有可能是吸老百姓的血吸出來的呢。

就在這你討論來,我討論去的時候,縣令大人打算查案了。

查的呀,還是十多年前的案子。

是陵縣以前的大戶人家,曹家的事情。

“聽說了嗎,這縣令大人打算查曹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