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红运十一选五走势图1OO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滄瀾聽劍錄 >第十章 姨母

第十章 姨母

小說:滄瀾聽劍錄| 作者:自然悠游| 類別:仙俠武俠

長安城現在有兩個人流去處,往日想白馬寺這種地方一定人山人海,加上也快接近盂蘭節理應人不少,但實際上都往城中聚集,一個是添福樓,重新修好的樓內生意比往日都要好,天下聞名的劍圣牧卿一與天下第一刀王佐天兩大神品就在這樓山比試,最后是牧卿一太虛劍威更勝一籌,而另一去處就是這牧卿一那一劍之威下留在城中的的溝壑!

雖然是生意火爆,但是最難過的莫過于溫茹和子依兩人,如今每日在樓內忙內忙外整日沒有一刻清閑,無奈的是還沒辦法推脫,商號里已經抽不出人手來,只得她們倆上了。

看著滿樓的人,坐在最高層往下看溫茹長嘆一聲“這生意好是好,可苦了我們姐妹倆了!”緩緩揉捏著自己的雙腿,往日的子依一貫吃苦耐勞這些辛苦本應不在話下奈何經不住這一個月來天天如此,忙活起來沒日沒夜一時開始懷念起以前在長沙時跟著陳然竄街走巷的日子來,跟這一比簡直就是神仙日子不為過。

“算了,沒辦法我們倆就是勞累命,也不知道怎么的小然子臨走前交代請了個大人物來幫我們到現在也不見人,真是怪哉!”子依一想起這事就好笑,陳然在長安動手前夜就跟他們說起過請了個人來協助他們,如經鬼影子都沒有見著一個!

不說起還好一說起溫茹臉色一沉道“屁話,小然子的話還能信?他能找到誰來管事?我想都想不到有人能接手溫嵐商號,就我那老弟整日在算賬本,那堆積如山的賬冊我看著都覺得頭疼,除非是王爺來,其他人我是信不過!”

兩人說起陳然請的人就是長安里陳然喚的親熱無比的姐姐西門幽,送他們出長安后兩人就消失不見蹤影,不管是溫茹還是子依都不知道到底來人會是誰,可如今一樓一堂事務繁雜想破頭都想不出誰來接手才可以讓商號正常運作,在這么支撐下去遲早商號會亂套,加之有三大家族虎視眈眈就期望著溫嵐商號大亂,亂了他們才好動手!

溫茹揚天長嘆“得了,我們倆也別奢求了,姑且當小然子說的話能信罷,多個人總比少個人強,打打下手也好??!”兩人相視一笑躺在了椅子享受這來之不易的空閑時間。

躺下還沒有人上了樓上來,看著兩人都躺在椅子上縮著身子已經睡著又不忍心叫醒他們,可眼下事情緊急也顧不得許多只得躬身大聲道“小姐,有人求見!”這一聲之下,兩女只是翻了個身還是沒有動靜,少年琢磨了會只得大叫“小姐,樓里失火了!”

“哪哪哪!”溫茹在半夢半醒中聽到失火,那還是睡得了翻身而起定睛一看,四周并無異樣只是面前有個少年躬身作揖略感訝異道“溫湛含哪里失火了?”

這個少年就是當初攔下崔嵐上梅山的溫湛含,崔嵐好幾次說著小子很有意思做事規矩就把他從梅山上調來忙活商號的事,正如崔嵐所想這溫湛含做事極為細致倒是有些超出他們的預期,溫茹叫囂了好酒才把他借調來了添福樓!

“額~小姐,那個有人求見而且她拿了一塊令牌!”說著把令牌遞過來,溫茹一看大驚失色忙問“人呢?”子依被他們一番聊天也是起了身看了看溫茹手里的令牌,別人不知道她一定知道,這是一枚紫色令牌上面有個“思”字是她長沙王府的令牌!

溫湛含道“在樓下廂房內,一共兩人都是黑紗拂面看不清樣貌來!”

溫茹子依對視一眼稍稍收拾了下就走下樓來,進入廂房內時特地囑咐溫湛含任何人不得靠近此處才進了房內!

溫茹進房后仔細打量站在窗前的兩人,兩人面容都掩蓋在面紗之下看不清面容,子依一點頭走上前恭聲道“溫嵐上號子依!”

“溫嵐商號溫茹!”

兩人這才取下面紗,溫茹揉了揉眼睛,來人一男一女,女子雖說是上了年紀但依舊是姿色一絕比起蝶榜上的人物都絲毫不差!而一旁的男子更讓兩人膽寒!

牧卿一?!

溫茹子依連忙單膝跪地再次恭聲道“恭迎兩位前輩駕臨有失遠迎還請恕罪!”女子滿臉笑容扶起兩人道“哎,什么前輩不前輩的,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以后還免不了麻煩你們可別跪早了!哦,忘了介紹,我叫西門幽應南陳世子陳然之邀來掌管溫嵐商號!至于這位,呵呵我就不用介紹了罷!‘

劍仙牧卿一!這肯定不用介紹了,關于他的事跡圓的不說長安一戰就給了江湖所有人極大的震撼,那一??俺莆薜兄?,現在還被人們津津樂道,近些年江湖里都有人覺得牧卿一不見出手都開始懷疑他到底能不能坐穩這劍仙的名頭,這一戰讓他們意識到,牧卿一還是那個牧卿一,依舊是能一劍卷起西湖水的劍仙!

牧卿一倒是沒有什么表情淡淡說起“都起來罷,我此行本不想來,但是夫人既然答應了陳然的邀請我自然也責無旁貸!”

溫茹腦中一片空白,自己本就打算好了,陳然派誰來她都覺得一般,想來想去也就添個人手便是,想不到搬來了劍仙牧卿一來!他是怎么做到的?

連忙給兩人倒茶上下一陣忙活,弄得西門幽就欣喜非常道“我不吃人,你們不用這么怕我罷!”牧卿一突然大笑“哈哈,要不要臉,她兩估計都不認識何曾懼怕你,有我在自然是懼怕我了,真是不要臉??!”

西門幽一瞪眼牧卿一也只得笑了笑閉上了嘴,溫茹搖頭“不是,牧前輩自然是德高望重,但是幽姨乃是當年蝶榜第二,如經我也是在蝶榜有個排名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