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红运十一选五走势图1OO > 小說 >女團締造者 >第233章?你就是傳說中的A照(罩)司機?(加更求票求比心)

第233章?你就是傳說中的A照(罩)司機?(加更求票求比心)

小說:女團締造者| 作者:15天| 類別:其他

一路飆車加偷瞄,楊軒算是成功把車開到了目的地。

不容易啊。

旁邊坐著這么一個教練的情況下,我居然沒翻車。

如此定力,本總司也算是世界頂級了吧。

楊軒把車開到停車場。把車停穩后,他便戴上墨鏡,然后讓鄭賓妮帶上口罩和帽子,便出了車門,習慣性地往副駕駛座那邊走。

鄭賓妮也沒多想,自己就下了車。結果一下車,就看到了往這邊走的楊軒,這讓她有些懵。

楊軒剎住車,尷尬一笑,停下了幫忙開門的紳士行為。

不過這樣也算好了。上次就因為宣笑妍那破事,柳蘇歐就成了個醋壇子。現在再來這么一下,醋壇子都是小事,要是被發現了,那他的清白可就沒得洗了。

雖然咱著實啥也沒干,但奈何粉絲不這么想啊。

誰讓咱長得太帥,容易被針對呢?

小小的自戀一下,楊軒帶著鄭賓妮走專門的通道前往這家高級餐廳。包間是早就訂好的。楊軒和鄭賓妮是提前來的,所以包間目前還沒人。

“先生,請問現在要上菜嗎?”服務員問道。

“按訂好的時間吧?!?p>服務員應了聲,便上了壺茶,還有一些開胃菜。

楊軒坐在沙發上,專心吃著小菜喝著茶,畢竟不這么做……

鄭賓妮就坐在旁邊,我特么的還能干嘛?

早知道再帶幾個助理來的。

楊軒很是尷尬。

邊上的鄭賓妮就更別談了,比楊軒還要尷尬。

包間內迷之沉默。

直到楊軒喝水喝太急,被嗆到了,沉默這才被打破。

“咳咳咳!”

“喝這么快干嘛???”鄭賓妮拍著楊軒的背,生怕這貨一口氣沒上來,直接給整趴下了。

“我……咳咳咳!”

“唔……”

咳了老半天,楊軒這才緩過來。

“你等會喝酒要是這么急,那你可就完了?!敝1瞿鶯瞇鬧齦懶艘瘓?。

“我不喝酒?!?p>“這種飯局,你不喝酒嗎?”鄭賓妮狐疑地看著楊軒。

楊軒轉頭看著鄭賓妮,見她不信的樣子,想著一頓飯局下來,一杯酒不喝也不現實。之前他為了談生意,也沒少灌過酒,但是后來就少了。畢竟他腕子大了。

不過今天,看來是要破戒了。

“那也就喝幾杯?!?p>“沒事,你喝不了,我幫你喝?!敝1瞿鶯俸僖恍?,“我酒量還不錯的?!?p>“嗯?”

這下輪到楊軒傻眼了。

“你還會喝酒?”

“會啊?!敝1瞿菘醋叛钚?,一臉自然的笑意,“喝酒不是很正常嘛?我以前就會了啊?!?p>“以前?”

楊軒腦中不自覺地浮現出,某個燈紅酒綠的酒吧里,鄭賓妮穿著一如往常的個性化,手里拿著酒瓶,一嘴下去一整瓶,頭發散亂,搖頭晃腦地找吧臺小哥要酒,然后……

什么鬼玩意?

猛地甩了甩頭,楊軒看向鄭賓妮,朝著她擠眉弄眼,把鄭賓妮搞的一懵一懵的。

“你咋了?”

“你以前……”

咚咚!

門被敲響了。

楊軒趕緊挪開身子,離鄭賓妮遠遠的,整理了一番形象,把自己搞的像個正經人的樣子。

鄭賓妮也趕緊捋順頭發,下意識地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檢查一下有沒有什么問題。

確認無誤之后,她便抬起頭,卻發現楊軒站在門口,正注視著她,見她沒什么問題后,這才打開門,掛起了微笑。

“俞導,你可算來了?!?p>“楊總司啊,久等久等。我來給你介紹介紹……”

“誒,先進來先進來?!?p>楊軒把人帶進來,隨意一瞟,發現來人除了俞建修外,還有兩男一女,分別是制片人和投資方。俞建修這回給的臉,不小啊。

見著人進來,鄭賓妮也掛著笑問好。

楊軒不動聲色地把鄭賓妮拉出來,自己進到座位環里,把鄭賓妮隔開到了最外邊。除了離自己比較外,基本與其他人離得遠遠的。

一頓介紹加問候。

然后便是客套了。

楊軒也是老陰陽師了,吹牛和瞎話說的那是一套一套的。幾人從合作共贏談到命運共同,從娛樂格局聊到新興產業,從早飯沒吃扯到晚飯吃啥,服務員總算是上菜了。

俞建修吃著吃著,酒癮就來了。

服務員把杯盞滿上,俞建修就站起來敬酒。

“這杯敬我們的楊總司?!?p>楊軒無奈,只好拿酒往嘴里灌。

一杯酒入肚。

我還行。

俞建修是個老酒鬼了,敬完楊軒又敬鄭賓妮。

鄭賓妮舉杯就要喝。

“我替她,她明天有行程,不能喝,抱歉抱歉,我喝三杯?!?p>楊軒舉起自己的杯子,并不想鄭賓妮幾杯酒入肚,明天大好的生日就給睡沒了。

三杯酒,替鄭賓妮喝完。

忍著胃里翻滾的惡心,楊軒代表自己這邊,給另外幾人敬酒。

酒過三巡,俞建修這老酒鬼一個勁地勸,楊軒已經喝懵了。但也只能強壓著醉意,一個勁地吃菜填肚子,把胃里的惡心壓住。

好在這場飯局,也就只是吃個飯走過場而已。

吃吃喝喝沒多久,就有人先告辭了。

等人走的七七八八,最后對面就只剩俞建修一個人美滋滋地吃著小菜喝著小酒時,楊軒已經是不行了,找了個借口,趁著現在還算清醒,就開溜了。

出了包間,結了賬,楊軒腦子昏昏沉沉的,酒意一上來,腦袋疼的跟裂開似的,胃里仿佛有龍卷在翻滾。

“喝那么多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