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后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红运十一选五走势图1OO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原來是平安京 >第三十六章 三星雪女?。?!

第三十六章 三星雪女?。?!

小說:原來是平安京| 作者:貓右·| 類別:玄幻奇幻

小野治二看著庭院里的兩只式神,心里已經有了打算。

不過不管怎么樣,肯定不能在宿舍里召喚。

小野治二意識退回本體,看著手上的破損的符咒,不由的陷入深思。

到底該去哪里召喚呢?

首先,他肯定不會選擇去怨林,

畢竟以小野治二現在的水平,大晚上去怨林和作死沒有任何區別。

那么只有一個地方了,

花海。

這也是小野治二能想到的最好地方了,

先不說白天花海就人不多,更不用說晚上了。

說辦就辦,小野治二在椅子上隨便取了一件外套,便準備出去。

“治二你這么晚還出去?”

“我去找國光借本書?!?p>小野治二隨便敷衍了一下剛才問自己的小井川勝則,

不過也幸好小井川勝則在練習符篆制作方面的動作,也沒有太過關注。

小野治二當然不會去找草壁國光,

自己能打破規則這類的事情,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至于小雪兒突破后的是,再找其他的借口吧。

......

今天月色很暗,

趁機悄悄潛入花海的,并不是只有那低吟的輕風,

還有那一身暗紫色服飾的小野治二。

他再來的路上小心翼翼極了,就生怕被有心人追蹤一般。

小野治二來到一棵?;ㄊ饗?,先觀察了一下周圍,確定沒有人后便準備開始召喚。

其實關于這個破碎符咒的使用方法,小野治二也是學過,

不過他更愿意按照自己庭院中的召喚方式。

于是小野治二意識回歸庭院,

一如既往,還是一屋子神秘的符陣。

哪怕是小野治二現在已經學習了一小部分東西了,

可對于這里的符陣還是兩眼一抹黑。

這次小野治二也是熟練,外加上只是為了召喚一個放生的式神,

便也沒有在符篆繪制上花費太大心思。

隨著哪一張灰色的符篆飛向符陣。

頓時,屋內亮起了一道淡藍色的光圈。

雖說是這個式神只是為了放生使用,不過小野治二倒還真的有些期待。

光芒逐漸暗淡下來,

頓時,小野治二有些愣住。

等等,這個掃把是什么東西?

在房間里符陣中央,出現了一個掃把樣的妖怪。

小野治二看的有些懵,

帚神?

哇,這個可是陰陽師中唯一一個被冠以“神”名的式神。

雖然這個“神”不是像一般人像的那樣強勢,但終歸會可愛不是嗎?

行吧,現在所有準備的工序都齊全了。

那么就準備幫小雪兒升星了。

“小白,升星怎么搞?”

這時小野治二突然發現自己的意識回歸了本體,

小白也跟著跳了出來。

小野治二看了看周圍,似乎是沒發現什么異狀,于是一臉疑惑的看著小白。

只見小白那邊,它慵懶的趴在樹冠上,似乎是對小野治二的眼神沒有什么特別反應。

“你把式神召喚出來吧,升星的話,在庭院中可是完成不了的?!?p>聽罷,小野治二便按照小白的說法,

召喚出來了小雪兒,三尾狐,和剛剛抽到的帚神。

“下面呢?”

小野治二有些期待,畢竟是第一次進行這樣的事情。

總歸是有些許激動。

小白毫不在意的撇了一眼小野治二,頓時從樹干上一躍而下。

落地的瞬間,它腳下出現了一個亮白色的團案。

這圖案小野治二認識,

準確來說是上面的字小野治二認識。

圖案上寫的正是“天”“地”“人”三個大大的漢字,

就連排列方式都是按照小三才的樣式布置的。

“讓雪女去“人”的位置站好?!?p>“???”

小野治二有些愣神,聽小白的話,是讓小雪兒去“人”的位置?

可自己明明是想幫助小雪兒升星呀,為什么反而給了一個最末的位置?

小白看了一眼小野治二,它知道小野治二一定又是多想了。

自從跟隨小野治二以來,小白發現小野治二總會把事情想得超級復雜。

不過好歹自己也是小野治二的御靈,

小白便只好耐著性子解釋了一遍。

“借助祭獻升星是屬于逆天之事?!?p>“這陣法就是為了借天地之力而行人事?!?p>“故在此陣,人為最大?!?p>小野治二細細一琢磨,好像確實是這個道理。

按照這個世界的規則,

如果自己沒突破二星陰陽師的話,雪女一輩子都到不了三星的水準。

自己這強行幫助提升的做法,確實像是在打破世界的規矩,

行逆天之事。

于是小野治二也不在多想,直接按照小白的指示分別將三個式神的位置安排好。

“那么我們就開始嘍?!?p>小白提醒了一聲小野治二,便用自身的靈力激活了陣法。

頓時,小野治二發現三個式神腳底都亮起純白的光環。

而且一起就是許多,它們在緩慢的繞著符陣中的式神。

漸漸,光環越來越多,速度也開始越來越快。

很快,符陣中的三個式神都看不清楚身影了。

小野治二有些緊張,雖然說是說的但他確實不知道會不會有意外。

很快,那三個光團迅速的沖擊在了一起。

不知怎么的,現在就只剩一個光團了。

小野治二有些震驚的看向一旁的小白,似乎是在尋問到底怎么回事。

小白沒有回應他,甚至于連一個眼神